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大仙官最新章节

作者:暗黑茄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三百四十二章 铁证如山?

    鹿家人去请太宗功德铁卷的同时,楚弦也在抓紧时刻翻阅卷宗。

    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案情了解,而且还得掌握所有细节,这样才能看看里面是否有破绽,是否有漏洞。

    与此同时,鹿家那边一个布衣老者一脸自鸣得意,正在说话。

    “刺史大人,在下曾在府衙担任文书二十载,而且还做过察院编撰,对本朝律法了若指掌,按照圣朝律法,刑部提刑司推官一级,的确是有权监管各地府衙判案,但也只能是监审,不可干涉,更不能混淆视听,仗着权势胡作非为。”说话的同时,这布衣老者还看了那边堂上的楚弦一眼。

    显然他口中仗势胡作非为者,就是楚弦。

    鹿守耀知道这布衣老者,对方是帮助鹿家在公堂上述案人,算是讼师,在兖州地界,对方在公堂上的地位和知名度还是极高的,就是因为这老头对圣朝律法那是滚瓜烂熟,所以才会被鹿家找来。

    “何镜堂,你想说什么就说,不要在本官面前拐弯抹角。”鹿守耀这时候说了一句,那老头,也就是何镜堂急忙陪笑道:“刺史大人www.TxShuLou.cc,在下的意思是说,这等人命关天的大案,按照圣朝堂审的程序,已经是进行完了,就算是提刑司的推官,也只能在半日时间之内监审,除非他能提出其他的铁证反驳之前的判定,否则,今天日落之前,该怎么判,还得怎么判。”

    鹿守耀眼睛一亮。

    他虽是刺史,但不是所有圣朝律法都知道,但何镜堂不一样,对方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这话,必然是有律法可依。

    “当真?”

    “千真万确。”

    何镜堂此刻是自信满满:“刺史大人,咱们现在占着理,而且我之前已经仔细研究过,如今是铁证如山,更何况,这么短时间里,他楚弦就算是再能耐,都未必能将所有细节都了解,更别说提出什么反驳之言,到时候公堂之上,在下有把握,有信心和那楚弦辩个高低,他虽是提刑司推官,哼哼,老朽还真不怕他,至少在这公堂上面,他连给我何某提鞋都不配。”

    听到这种自信之言,鹿守耀也是信心大增。

    “好,何镜堂,那一会儿重新开堂,你便应对楚弦,看他有什么话说,你记住,一切要按照圣朝律法来,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不是谁有权就能胡作非为的,此外,有什么事,本刺史会做你靠山,你且放心大胆的与那楚弦辩一辩。”鹿守耀给了何镜堂很大的支持。

    后者一听,连连点头:“刺史大人放心,待会儿,保准让那楚弦哑口无言,连话说不出。”

    这时候,何镜堂抬头看了一眼楚弦,发现对方已经合上了卷宗。

    “看完了?开什么玩笑,简直就是装模作样,哗众取宠。”何镜堂小声说道,语气带着不屑。

    就如同他说的,或许他之前官位坐的不高,或许也不会什么神通和武道,但他有他的所长。

    他的所长,就是精通所有律法,为此,他花费了数十年时间,将圣朝的各种律法那是背的滚瓜烂熟,甚至他觉得,整个圣朝里,就算是仙官,也未必有他了解圣朝律法。

    这是其一。

    其二是何镜堂纵横公堂十几年,可以说是没有败绩的,用他的话说,这一旦开堂审案,这公堂上,就是他的地盘,他的天下,运用各种规矩,对律法的精通和超越常人的雄辩之才,何镜堂认为,他就是公堂上的王者,无敌的存在。

    就像是现在,他看到楚弦只是看了片刻卷宗就合上,立刻是嗤之以鼻,认为对方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将卷宗都仔细看完,这么一来,必然会有纰漏,而在公堂上,不能有任何纰漏,只要有,立刻就可以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楚弦不知道何镜堂是谁,更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一会儿在公堂上要压过自己一头,现在的楚弦,只是要尽快将鹿泽元被杀一案了解清楚。

    卷宗他看了,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还要问询李紫菀和诸多人证。

    用安抚的眼神,楚弦让李紫菀从头到尾描述经过,而且不能有遗漏。

    李紫菀自然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所以是深吸口气,开始讲述。

    此刻楚弦认真听着,只是李紫菀刚讲到一半,那边就有人道:“哼,一派胡言,这是给她自己推脱罪行。”

    楚弦眉头一皱,扭头看向说话那人。

    “何人喧哗?”

    阴着脸,楚弦问了一句。

    那人呵呵一笑,向前一步,拱手道:“在下何镜堂,乃鹿家讼师述案人。”

    楚弦看这老头狂的可以,却没打算搭理对方,只道:“人犯述案,不得喧哗,初犯不罚你,倘若再犯,堂仗伺候。”

    说完,看都不看那何镜堂,让李紫菀继续讲述。

    这一下自然是激怒了何镜堂这老家伙,他气的咬牙切齿,只是他知道规矩,如果再干扰,那对方肯定会抓住不放,所以虽然心中恼怒,但也没有继续说话,只是何镜堂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火。

    “黄毛小东西,什么玩意儿,不就是运气好爬到六品推官的位置,有什么了不起,一会儿公堂上,必让你这黄口小儿颜面尽失。”

    何镜堂此刻发了狠,开始思谋一会儿怎么说话。

    这边,李紫菀讲完了。

    楚弦沉思,实际上李紫菀讲的内容很简单,她来兖州,是为了采集一种特殊的药材,而这种药材,只在海中出产。

    楚弦知道,李紫菀跑来兖州,是为了自己。

    那药材是用来调养肉身的,所以说,李紫菀来兖州,是在楚弦梦中没有出现过的,自然,梦中前世,李紫菀根本没有经历过这一次劫数,换一句话说,是自己害了她,若不是为给自己采药,她就不会来兖州,不来兖州,就不会被那鹿泽元纠缠。

    毕竟李紫菀在京州很有名气,到了兖州,不知怎么就被鹿泽元知道了,后者便一直纠缠,李紫菀不胜其烦,但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府衙捕快围住,那时候李紫菀才直到鹿泽元居然被人杀了。

    这就是李紫菀知道的事情,不过显然,她的这个说法,没有人能证明是真是假,据说案发时,她也是一人独处,所以无人能证明她当时不在场。

    对于李紫菀的说法,楚弦相信,但他一个人相信没用。

    对着李紫菀点了点头,楚弦又问其他的人证,这次就要详细多了。

    一直跟着鹿泽元的护卫就说,他家少爷在李紫菀来了兖州的这几天,几乎是天天去找,天天去寻,有时候还会陪在一旁,这些他都可以证明。

    而就在鹿泽元遇害之前,这鹿泽元吩咐他们,一会儿要请李紫菀到他的一个别院中赴宴,而且,护卫还在门口,见到李紫菀进入别院,之后没多久,再进去,就发现鹿泽元倒地而亡,李紫菀却不见踪迹。

    这是护卫的说法,显然,这么说来,李紫菀的确是有最大的嫌疑。

    一来他能证明,鹿泽元被害时,李紫菀在场,而且李紫菀也是最后见到鹿泽元的人,这便是最有利的人证。

    还有物证。

    一个是仵作检查鹿泽元尸体,致命伤是刺入眼中的一枚银针,不光是入脑,而且还有剧毒。

    楚弦知道这个的时候,也是不自觉的想到李紫菀的《千穴针法》,还有李紫菀的毒术,这都是她擅长的,鹿泽元死在这一招下,的确很容易联想到李紫菀就是真凶。

    除此之外,现场还遗留李紫菀手帕,这便是铁证。

    不过这件事,李紫菀却说,她并没有去赴宴,更没有去过那个别院,至于手帕,是鹿泽元之前纠缠她,她不小心遗落,被鹿泽元捡起,李紫菀见对方居然拿起放在口鼻处闻,因为嫌他恶心,所以弃之。

    谁能想到,这个居然成了铁证,而且她的说法,明显无人相信,毕竟,只是一面之词。

    这么一来,整个案情似乎就是顺理成章。

    李紫菀前来兖州观海城,鹿泽元经常去骚扰,跟随,所以李紫菀不胜其烦,生出杀心,在赴宴的时候,用千穴针法,以淬毒的针,刺入鹿泽元脑部,致其死亡。

    这便是卷宗上所描述的案情。

    时间,是发生在昨晚。

    了解了这些,楚弦手指轻轻敲打书案,沉思不语。

    已经坐在旁边的府令郝清廉道:“楚大人,这就是经过,你看,时间上,李紫菀无法证明她没去别院,而另一边,有护卫做人证,证明她去了,所以她可能是撒谎,再加上其他的证据,还有因为厌恶鹿泽元骚扰而产生的杀人动机,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所以之前堂审,已经是认定李紫菀就是杀人真凶。”

    这话郝清廉必须说,毕竟这就是之前的结果,他也是在告诉和提醒楚弦,这件事,就是事实,还是别节外生枝,给自己惹麻烦。

    现在在他看来,这案子,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结果。

    郝清廉说完,下面的何镜堂忍不住道:“郝大人说的没错,以我参与的上千次堂审的经验来看,这案子铁证如山,所以在下很是纳闷,不知楚大人你为何阻拦,还是说,楚大人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