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腹黑军官PK特种狂妻最新章节

作者:映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68章 第六十七章 蛇神提示

    “你是谁?!”瑶可儿三人警惕的看着这个看起来才0多岁的俊美得yao异男子,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再用上身体里的灵力,连自己身体里的清虚剑也召唤不出来。

    那个男人依旧忧郁,就这样看着三人,看了半天,他才淡淡的对瑶可儿道:“不用再召唤了,在蛇神空间里,一切都是归我掌管,这是初代蛇神给外来人员的限制。”果然和容貌一样,这个男人连声音都是那么的惑人心魄。 “你是蛇神?!”欧阳逸三人看着眼前这个俊美得yao异的,穿着黑色小西装的男人。

    男人笑笑,仿佛在自嘲,依旧淡淡的对三人道:“蛇神?只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我只不过是进入沙漠之后,受到了精绝女王的诅咒的一个可怜人罢了。” “那你说的初代蛇神是谁?还有,你为什么想方设法的想要杀掉我们?”瑶可儿冷冷的问道,心中更加的警惕。

    璃尘总觉得这个男人他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就是突然想不起来。“喂,兄弟,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男人,我们在哪见过?”欧阳逸用手肘拐了拐璃尘问道。璃尘也低声问他:“难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是啊……”欧阳逸揉了揉太阳穴,继续沉思。

    “你是凰漠吧,40年前突然消失的那个黑道龙头老大,第一个最年轻的黑道龙头,但是在进入死亡沙漠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瑶可儿突然冷冷的道,瞬间提起了璃尘和欧阳逸的记忆,他们两个都曾经看过这个凰漠的资料,虽然是比璃尘差点,但在四十年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传奇。

    男人笑笑,颇有兴趣的看着瑶可儿道:“看来你们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我也不拐弯抹角,我知道你们进入死亡沙漠的目的就是精绝古城,刚才的那两场,都是给你们的考验,现在你【31小说网 更新快】们通过了,就证明你们拥有可以和我交易的筹码。” “和你的什么交易,我来和你说。”璃尘挺身而出,反正他和凰漠都是黑道龙头,差别在于,一个是40年前的,一个是40年后的。

    瑶可儿也自觉闭嘴,她知道,对于什么样的人就要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我可以把你们送去精绝古城,也可以给你们提示,因为每一代的蛇神都会用自己没深刻的记忆来做一个结界,以阻止外人的侵入,但是事成之后你们必须有一个人来接替我蛇神的职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看你们三个人都有可以接替蛇神的实力,怎么样,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凰漠淡淡的道,眉毛挑了一下,看着三人,等待着他们的决定。

    欧阳逸冷笑一下,便问凰漠:“难道跟你一样,在这个空间,跟坐牢一样,永远都出不去,只能等着下 一个人来接替你?” “按理说是这样的。”凰漠点点头,然后对众人道:“但是如果有瑶家的那枚黑色的戒指就不一样了,戴上那枚戒指,不但能拥有蛇神的力量,而且不必像我这样,永远呆在这个空间里,怎么都出不去,可惜啊,那枚戒指早就消失了。”

    瑶可儿摸了一下包中戒指所在的那个位置,咬咬牙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那枚戒指有这样的效用?” “这是初代蛇神给我的记忆传承,我怎么会不知道?”凰漠不耐烦的答道,似乎对于他们三个其中的一个人要接替他的蛇神职位有一种非常激动的情绪。

    璃尘皱了皱眉,对凰漠道:“从头到尾,我们一直都是在听你一个人一张嘴说,你有什么筹码让我们相信你?” “大不了,我让你们先看一个故事好了,提醒一下,你们要记住每一个细节,你们绝对不会后悔的。”凰漠耸耸肩对三人道,一挥手,一道血光闪过,欧阳逸三人就到了另外一个场景,仿佛在看着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注:以下的故事是以第三者的视角,作为一个小短篇写的,清淡耽美,纯洁的孩纸看的。)

    夏季的夜晚有些闷热。但是风还是有些萧瑟的。一阵微风吹过来,让匆匆走在路上的帅气少年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南方的青石板路因为很久没有下过雨,看起来有些干燥。少年倔强的咬着唇,拉了拉极不合他瘦弱身材的肥大外套,向着青石板的尽头走去。

    ﹝阿姨,请问,凰漠在吗?﹞少年脸色有些苍白,微弱的问道刚才给他开门的妇人——那是凰漠的妈妈。

    略显古香的老宅外,昏黄的路灯将灯光照到少年的脸上,配着他黑色的肥大外套,竟使他有了些不属于人间的美感。妇人或许没想到会有这么个惹人疼惜的少年大晚上的来找自己那个不听话,还整天惹事的儿子。于是乎温柔的问﹝我家那小子在,你是他的朋友吗?有什么事?﹞谁知道呢,妈妈始终还是关心儿子的,即使这个少年看起来如此的人畜无害,她还是问了如此多的问题。

    ﹝阿姨,我是漠的同学,因为要高考了,所以今晚过来给他说几句话就走。﹞少年毫无破绽的完美回答让凰漠妈妈非常满意。﹝漠的房间就在二楼的左转第一间,这会不知道在做什么。如果你觉得天晚了就不要回去了,和我家小子一起住一晚吧。﹞或许是少年柔美的长相让凰漠妈妈对他的好感大增了,才会如此挽留吧。

    ﹝不了,说几句话就走,谢谢阿姨。﹞

    走向楼梯的少年的单薄的背影,莫名让人觉得心疼。

    ﹝你为什么来了?﹞身材高挑,散发着只属于男性的气息 ,脸蛋又找不出任何缺点的凰漠冷冷的看着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少年,咬牙切齿。少年低头,单薄的身体像是要随时倒下,两者一个站在门内,一个站在门外,一个高傲得像古代是的帝王,一个谦卑得像不沾人间烟火的文弱书生。只不过上天却是让他们如此完美,至少外貌和气质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沉默…可怕的沉默…﹝为什么想了好几天,为什么那么多想说的话,到了漠的门口,却又说不出来了呢…﹞少年死死的握着拳头,指甲都嵌进了手心白嫩的肉里,半晌才抬起头,但是在灯光的照耀下,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眼里的泪花,刺目,让凰漠的心突然有了一种被撕裂的感觉。﹝漠,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一下?﹞果然还是习惯性的想要约到他,无论是在学校,还是他远在江南的老家。少年不由得自嘲自己的软弱。

    凰漠不去看他,淡淡的语气让少年心伤。﹝不是说好了不见面吗?在你我想通之前。﹞

    ﹝对不起,漠,我只是习惯性的想要见到你…﹞

    ﹝是么,所以,才不管不顾的孤身一人坐了几天的火车,就这样跑来江南吗?﹞

    ﹝漠,我只是…跟我回去吧,一起参加高考。一起考大学,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少年异常的坚决。

    ﹝秦月,我们两个之间,永远只能是秘密,我无法面对…﹞

    ﹝是啊,漠就是这么的冷酷,可是我还是愿意每天守着你,给你唱歌,一起画画,一起讨论未来,一起……因为,秦月是真心喜欢着凰漠……﹞

    ﹝我,还没有计划,也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而被捆绑起来。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回去的,也不想和你继续这份天怒人怨的无聊感情,我受够了!﹞凰漠几近低吼的这几句话,瞬间让秦月的心灵世界变成了灰色。奇怪,为什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呢……少年隔着肥大的外套摸着心口的位置,再摸摸眼角,没有律动,没有眼泪……哦,那是因为已经痛到麻木了呢……

    ﹝凰漠,你真是一个冷酷的人呢……﹞

    此后,秦月离去,那穿着肥大外套在路灯下摇晃的单薄身影,也成为了凰漠后来700余天的遗憾。

    ﹝凰漠,如果岁月真的能让我们再见,我还会是同一个答案。因为,秦月真心喜欢着那个冷酷,却有些小任性的凰漠呢。﹞

    ——秦月,高三考场,随笔。

    ﹝秦月,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愿意在这黑暗冷淡的时光里面,做那一个唯一能给你温暖怀抱,在你孤单的时候,能给你唱歌的那个 人……如果,岁月静好,我们能再见面。﹞

    ——凰漠,飞往巴黎的飞机上。

    秦月和凰漠认识,其实就是在高一的新生集训那会。一个柔弱的书生和一个傲视众人的帝皇,本不会有任何交集。可就是因为,一个太强,一个太弱。那时候是夏季,夜晚有些微凉。秦月下了晚自习,便被一群小混混给围住。碰巧又被酷酷的凰漠看到,顺手救下。说实话我不知道凰漠在看到秦月的第一眼心中是否会有些悸动,但是在当时那个横冲直撞的岁月里,多少悸动都会被外界的因素所干扰。

    ﹝因为你,宿管大妈不让我回去了。﹞老家在江南的凰漠没有想象中南方男子的温柔,反而晃着他那一张完美的俊脸,大男人似的对坐在地上看星星的秦月抱怨。不过,这个小城确实没有那么多的嘈杂。

    秦月温柔的对他笑笑,觉得这个抱怨的男生很酷,但是酷得温柔。他想想,或许这是每个人心中自认为的温情罢了。﹝有些冷。﹞秦月虽然是个男生,但是跟女生一样单薄的身子始终还是无法抵御夏季半夜的冷风,冷得瑟瑟发抖。凰漠看着他在月光下纯洁无害的脸蛋线条,突然觉得这个少年比那些个只会装嗲撒娇的女生好多了。

    ﹝今天我就吃一点亏吧,小子,劳资不是在和你搞基。看看,这身体比娘们还差。﹞不满的抱怨,秦月可能是除了凰漠妈妈之外的第一个能让凰漠这么多话的人。在凰漠拥他入怀的那一刻,悸动,迷离,秦月成功喜欢上了这个冷酷而霸道的男生。即使这份感情就像之后凰漠说的那样天怒人怨。

    有人说过,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可是没人知道,偶尔间因为一件路见不平的事而相识的两个少年,却是修了几世孽缘,得以重逢的爱人。

    秦月的心很柔软,凰漠的外表很冷酷。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我们可以看出,其实凰漠才是比较需要关爱的那一方。就像高三快要高考的那一段时间,因为同学一句戏谑的﹝凰漠和秦月是不是有一腿啊哈,搞基呢。﹞他就不管不顾秦月的苦苦挽留,决然的回到了自己江南的老家。高中三年,几乎1000天的感情,就这样瞬间坍塌在了人们的流言之中。这才出现了开头那个让人费解的场景。后来秦月孤身去找他,本就不怎么有情绪波动的凰漠竟然变得歇斯底里。除了凰漠还在乎秦月,我找不到其他理由来解释凰漠为什么会有这种根本不属于他的情绪。

    他们再次相遇是在秦月大二的那年。秦月大二,凰漠也正巧回国,还带上了一 优雅高贵的女人。那时候,秦月19岁,凰漠0岁。已经不能再称这两个已经不再属于青春悸动期的男生为少年了。秦月这么温软如玉的男生,每天都有很多女生围绕在身边。有人问他﹝秦月,为什么没听说过你谈恋爱呢。﹞ 他笑﹝嗯,那是因为已经有了一个喜欢的人了。不想那么贪心。﹞

    ﹝那那个人是谁呢?去哪了?﹞ ﹝不知道,或许是把我忘了吧。﹞分离了两年,秦月死守着这份感情,即使嘴上是这么说,他还是狠狠的相信着能与凰漠再见。

    只是悄悄再见的时候,看到凰漠身边的那个女人。他才在心中悄悄的告诉自己﹝他终于还是守不住,爱上了一个好姑娘……或许是自己太自私了吧……﹞ 于是强装笑颜,那笑容在阳光下闪着光,秦月就在那一刻决定了不再去想那个霸道的少年。于是乎,他错过了一次与凰漠相认的机会,在之后的之后被凰漠大骂笨蛋。

    分离两年,凰漠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当年锋芒毕露的少年变得随和,谦逊,笑容温婉。带着那个高贵的女人在曾经梦想要考进的大学里绕了一圈,他听到不少男生女生说了同一句话。过分的不约而同,戳进了他心中那个外人永远进不去的地方。﹝嘿,那个男生的笑容有秦月的影子呢……﹞

    是的,秦月。这个少年,是他离开两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的遗憾。

    女人最终被凰漠找了个借口送回了巴黎。因为那只不过是他无关紧要的一个家族亲戚。而他,踏入了这个校园。再次踏入了秦月的生活。从此永世不得超脱。

    ﹝秦月,我请你吃糖。﹞他对坐在窗台边吹风的单薄少年温柔说道。

    ﹝秦月,不要生气了,让我抱抱你吧。我回来了。﹞这是凰漠第一次看到秦月生气。不说话,没有反应。就像一个木偶,这让他有些吓到。两年,秦月确实变得有些叛逆。难道是比较晚才进入叛逆期吗?他恶意想道,却不停的讨好着那个被他伤得千疮百孔的少年。

    秦月最终还是因为他的执着原谅了凰漠吧。这是我的揣测。不过不管怎样,最后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结果没有多大的出入。我只记得,秦月是一个容易哭的男生,就比如那天晚上,凰漠仅给他唱了一首为他而作的歌,秦月就哭得稀里哗啦。后来问他原因,他只是挽着凰漠的手对我们说﹝难道这还不够吗?﹞  这个少年,已经不再是少年,看得开,也释怀了很多事,就像他说的。﹝喜欢一个人就够了,那么贪心干嘛?﹞

    秦月说﹝每一个人心中都会藏着一份温爱,只是看你选不选择将它暴露在众人的眼中。是否有那个勇气来承 受这份天怒人怨的感情﹞                              ——高三。

    ﹝其实不管岁月再怎么变,你也无法抹去曾经爱过那个人的那个事实。即使他把你伤得千疮百孔,还是要扬起最好看的笑脸去原谅他。﹞                              ——大一。

    ﹝人生最幸运的事情并不是你拥有多少令人羡慕或是嫉妒的东西。而是从一而终的相信着某样东西,矢志不渝的守护好某个绝对不能丢失的信念,一如既往的相信着那个离开你,却又寻了回来的那个人。﹞

    ——大二。

    凰漠也说﹝有的时候,对于世人不承认的某样东西,或是对某人的感情。我会恐惧,会排斥,会想要逃离。可是到了真正逃离之后,自己恐惧,排斥,甚至想要逃离的东西,才是自己最依赖的某样不可割舍的眷念或是遗憾。﹞

    ——大三。

    ﹝回忆就像一把枷锁。你努力不去回想那个人,反而更想那个人,更加怀念那份温暖的感情。想要挣脱,回忆却越发让自己觉得窒息。以至于达到一种连灵魂都难以呼吸,无法超脱的可怕境界。﹞

    ——巴黎一年。

    ﹝终于还是选择了回去。选择了不再遗憾。选择了寻找那个一直眷念着的人。管他什么天怒人怨,管他什么不可救药。既然连笑容都有了他的影子,既然连天都能饶恕我们拥有这份感情。还有什么不可容忍的呢?﹞

    ——巴黎两年。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