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梦携尘缘最新章节

作者:浅墨幽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71章 笑看君怀她笑颜

    不少宾客侧过头去,因为他www.TxShuLou.Cc们实在是不愿再看,那真是……太丑了。

    月若殇模糊的视线里是那张面具,以及银色的反光面上映照着的自己变形的面孔,那左脸爬上一片狰狞的伤疤,就像驱之不去的恶魔缠绕着她的面孔她的梦。

    景澈庭从座位上猛的站起,身旁却穿来郁太妃刺耳的声音∶“陛下!”

    “母妃。”

    “究竟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

    “当初不该救您?”

    远处,景澈寒缓缓走来,一袭墨色的宽袖长衣,腰束一条黑琥珀的紫金玉带,头戴白玉冠,一头如墨的发丝随意飘洒。

    景澈寒淡然垂眸,眼底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薄唇轻启:“母妃究竟想做什么……”

    郁太妃绕到景澈寒面前道:“好歹本宫也是堂堂太妃,本宫还没动,一个卑微的下辈就敢迈步?也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吧?对本宫都如此不知礼,那平日又是怎么母仪天下的?”

    郁太妃此刻瞪着双眼凶神恶煞,哪里还有一丝太妃的姿态?她的眼眸染成了火红,就像是一块丰盈得要滴血的翡玉,连她的身边都有火光在不经意间流露。

    “是吗?”景澈寒淡漠的扬起嘴角。

    “凤凰儿,我在。”

    对不起。

    殇儿。

    谁的眉眼念了谁的笑靥如花?

    谁的容颜乱了谁的家国天下?

    谁允了谁江河万里山川如画?

    谁弃了谁陌路红尘一丈天涯?

    景澈寒无声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抬手捡起地上银色的面具,重新遮住月若殇毁掉的左脸,然后起身转至郁太妃面前。

    “儿臣求母妃,不要再难为凤凰儿了。”

    月若殇的心在疼。

    凤凰儿。

    他记住的,只有这些吗?

    那吊坠是什么?别人不知道她郁太妃还能不知道吗?那玉佩包裹着的,是景澈寒心口的血滴啊!

    她凭什么?她只不过是一个皇后啊,她郁太妃才是他最爱的女人,她……可那个冷面儿子还是把她铭记了。

    她看着景澈寒此刻包容着月若殇的目光,温柔似水,好不羡煞旁人。

    她在他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那般悍妇模样,真是讽刺。

    “郁太妃再次斟酒,递给月若殇一杯,“这杯算是给上次的事儿道歉了,没想到毁了你的脸,倒也怪可惜的。”

    “是。”月若殇接过酒杯,酒味浓烈狠辣,她眼里是说不出的苦涩。郁太妃是太妃,她知道自己不能反抗,她也从不去反抗什么,过去她母后的命令她不反抗,景澈寒的吩咐她同样不反抗,至今也是如此,她没有选择反抗的权利。

    她突然觉得很累很累,累到连周身的疲软都不想感知,眼前是一片漆黑,是寻不到光亮的黑夜。

    景澈寒一个健步上前挽住她的腰肢,她是那么瘦弱,轻得好像随风的纸片,无力且无奈。她的眼睛紧闭,脸上毫无血色,他甚至很难感受到她弱得没有起伏的呼吸,她昏睡得如同死去。

    郁太妃看着景澈寒眉间的皱褶成了深深的沟壑,她觉得多么可笑:“怎么?心疼了?”

    “母妃!”景澈寒压制着轻吼,“收敛吧。”

    “收敛?哈!”郁太妃的眼里涌上了眼泪,可她的眼泪盈满眼眶,却始终没有流下来,她扭头不去看景澈寒心疼的表情,更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她骄傲背后的懦弱。

    “那你能收敛一点吗?你为什么就那么在乎她?她不就是个魔物……”焱溪还未说完,景澈寒的凛冽的掌风便到达了她的肩头,她惊讶的回过头,却见景澈寒的眼睛里没有生死,只有灰蒙蒙的黯淡,黯淡得像是冥道归途的亡灵。

    郁太妃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她的身体如冰雕般僵立在原地,只有纤细的指尖在风中颤抖,泪湿的眼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抱着月若殇离开。

    凄凉的晚风带着蚀骨的寒意拂过她一动不动的脸庞,却风干不了眼中的苦泪。

    郁太妃悄然闭眼,含在眼中的苦泪越过眼眶在地面上摔成了粉碎。

    她的侍女的脸颊微动,她扑过来询问焱溪:“娘娘可还好?”唏嘘声再次嘈杂,步摇丁铃作响,风中的蝴蝶飘飘摇摇,墨绿色的树叶碎片落了地。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滚!”郁太妃倾尽全力的嘶吼,好似风中呼啸的悲鸣。

    景澈寒焦急的把月若殇抱回了轩夜殿,她看起来奄奄一息,安静得让人感到害怕。景澈寒让她平躺在自己的软榻上,御医随后到来,一进门便看到景澈寒焦急的样子。

    “快给她看看是怎么回事!”景澈寒命令道,可他却一步也没有离开月若殇的床边。

    “是,殿下。”御医可不敢怠慢了,这可是当朝皇后,他必然得尽全力救治,可是当他细细检查了月若殇的状况之后,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怎么样?”景澈寒问道。

    御医道:“皇后现在只是身体虚弱,并无大碍。自行恢复便可。”

    景澈寒这下才把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可御医接着开口:“不过……”

    “不过什么?”景澈寒好不容易稍稍舒了一口气,又紧张起来。

    “不过皇后的情况着实是有些奇怪,方才微臣细细观察了皇后的恢复情况,竟是出奇的缓慢,慢得就像是没有一丝恢复的进度一样。怕是没有人帮助她,她就会如此一直沉睡下去。”

    “你是说她不能自己恢复?怎么可能?”景澈寒怎么能相信。

    “这个微臣就不清楚了,许是和皇后本身的体质有关,殿下现在只能先帮助皇后恢复。”

    “好。”景澈寒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月若殇皱了多少次眉。

    月若殇的脸色才渐渐红润起来,她身上那股死沉的气息也渐渐散去,但她却依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让她休息吧,你们先退下。”景澈寒吩咐道。

    “是。”御医转身离去,轩夜殿里的下人们也同样退下了。

    月若殇微微一动了动,许是这轩夜殿有些凉,她本能的瑟缩了一下。景澈寒怕她着了凉,起身帮她扯过被子,没想到月若殇突然翻了个身,把景澈寒的衣袖压在了身下。

    景澈寒轻轻扯了扯衣袖想要抽出来,可月若殇压得太紧,他又不敢用力,生怕惊醒了正安稳睡觉的月若殇。

    景澈寒弯着腰,他的身体横跨过侧身而睡的月若殇他勉强用另一只手支撑着,可这姿势维持起来真是让本就不舒服的景澈寒更加难受。

    月若殇睡得正香,景澈寒实在是不忍心叫醒她,这天色也晚了,她一个人回曲离宫估计也太孤单。

    景澈寒眉头一皱,索性翻身到了床上,悄悄地躺在月若殇身边。

    景澈寒突然间觉得自己疯了。

    月若殇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他面前,咫尺距离,他甚至能闻到她身上自然的体香。清新的感觉,比熏香更安神。

    景澈寒突然想要把她拥在怀中,可他抬手至她的肩膀,却停滞了。

    他微微叹了一声,给她拉好被子。

    他终究没有拥抱她的勇气。

    景澈寒始终一动不动,他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月若殇。夜晚寂静得可怕,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如钟声般的心跳。

    殇儿。

    风迅速席卷。

    天上明月皎洁芳华,洒在美轮美奂的轩夜殿里。

    轩夜殿里绿草凄凄,百花迎风绽放,五彩缤纷,千姿百态。

    一片片红色的海棠花犹如火红的烈焰,肆意怒放;雪白晶莹的杜若翩翩落下,微风轻轻吹拂,将花瓣吹得漫天飞舞,此时此境,美得噬人。

    皎月映着湖里的流水,冷浸在冉冉的星河里,边上树叶里藏着几粒红豆,轻风飞舞,惊起一片淡花幽梦。

    男子猛地俯下身去,霸道狠洌的吻了上去。

    温风拂来,露水成凝,一滴滴落在大地上。

    两人周围除了五彩缤纷的海棠,全是白色的昙花,昙花本没有开,只当男子吻上女子苍白的绛唇时,竟奇迹般的悄然绽放,似乎不忍打扰他们。

    各色各样的花朵皎洁饱满,光彩夺目,默默守护在两人周围。

    远远看去,在淡月的笼罩下,那大簇大簇的花海如同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妩媚娇丽,芳香四溢。

    白色的花瓣微微舒展,花心中的细蕊微微卷起,细蕊微微颤动,如同翩翩起舞的彩蝶。

    他吻得缠绵悱恻,男子的温柔中带有霸道,霸道中又不失温柔。

    殇儿,我真的很爱你。

    她的睫毛在夜风中颤抖 。

    他的心尖也随着颤动 。

    他静静地凝视。

    默默的,默默的靠近。

    他感觉,是那片静静的摇曳不出波澜的月光。

    没有任何激情荡跃。

    有的。

    只是寂静的心动。

    殇儿。

    ……

    易文风带领的大军以很快的速度行军到半路,黑压压的一片,倒真像是挪动的乌云。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