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异世之绝天神帝最新章节

作者:阴间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860章 神秘花纹

    景辰扭头看向月嫣然,点了点头,“我去去就回。”

    “嗯,院长找你肯定是有事,你赶紧去吧,有凌雪姐姐保护我,没事的。”说着一拉凌雪的胳膊,弄得凌雪一愣。

    “放心,那小子如果敢再来,我保证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说着,凌雪一叉腰,哪还有半点方才被狮心学院那些人欺负的模样。

    景辰点了点头,快步跟上前面走着的乌瑟斯向着导师楼走去。

    “学长,你知道院长找我有什么事吗?”景辰疑惑道,在他印象中,与这位院长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当然,在他新生排位战后昏迷的那段时间,院长凌风与教导主任月震一起陪同大长老来看过他,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的。

    “可能是关于神之脊梁大赛的事。”乌瑟斯扭头微笑着答道,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学弟,你倒也打破了我们宙斯学院的一个记录,在你之前,那神之脊梁大赛担纲之人大多都是五六年级的学员,在你之前最早的就要数天鸣学长了,他第一次担纲之时还是三年级的时候。”

    “天鸣学长?”景辰微微一愣,突然想起刚才欧阳天鸣似乎说过,要给新一届参加神之脊梁大赛的核心学员传授经验。

    乌瑟斯还以为景辰是没听过这个名字才会有如此疑惑,便解释道,“现在天鸣学长已经升入了内院,你不认识也是正常。”

    景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与欧阳天鸣也仅仅是一面之缘,认识倒确实谈不上,两人说话间便来到了导师楼内,乌瑟斯显然经常来这里,和那坐在门口的门卫点了点头,便径直走到那五部传送梯前。

    再一次站在了这里,景辰心中感慨良多,上次如果不是要来这见琳娜导师,自己不会发现那残卷,如果不发现残卷,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永远留在了魔兽山脉,更不会有此刻手上带着的银色戒指,以及如此精彩的经历,想到此处,景辰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甩出脑海。

    “我们上去吧。”乌瑟斯的声音再次响起,景辰抬头一看,只见乌瑟斯摁了一下中间那部传送梯c23的按钮,景辰心中暗道,原来那c23是院长办公室,当初他第一次来之时,还曾疑惑过那地方的用途,毕竟只有中间的传送梯有23层。

    两人来到23层,出了传送梯,景辰打量着四周,只见这是一间极其宽敞的办公室,正对着传送梯的位置,是一排巨大的落地窗,阳光透过那些落地窗直射进办公室,整个办公室被照得明亮异常,却没有丝毫闷热之感,此刻,已经有几个人坐在院长凌风的办公桌前,看样子只等二人了。

    “你们来了。”看到二人进来,院长凌风微微一笑。

    “嗯,院长,我把你要找的人带来了。”乌瑟斯点了点头,带着景辰来到凌风办公桌前。

    “是你?!”一旁传来了欧阳天鸣的声音。

    乌瑟斯微微一愣,看向欧阳天鸣,“天鸣学长,你们认识?”要说景辰入校之时,这欧阳天鸣已经进入了内院,而且听说一直在加紧修炼,前段时间刚刚突破五级,按理说两人应该没有什么交集才对。

    “认识倒是算不上,只是事方才我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景辰学弟教训那狮心学院的星陨,有过一面之缘而已。”说着,欧阳天鸣看向景辰,“刚才我还一直在想,要不要推荐你一下,现在看来,倒是不用我了。”

    景辰微微一笑,向着欧阳天鸣点了点头,“天鸣学长说笑了。”对于这位学长,他印象还是很好的,不光是欧阳天鸣曾经帮过他,更是因为欧阳天鸣身上的那股豪爽气。

    欧阳天鸣一摆手,“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我欧阳天鸣佩服的人不多,但今天肯定要加上你这么一个,以你这个年纪就有如此实力,不要说是我,就算翻遍几千年的大陆史恐怕也不多见,你能做这担纲之人,我也就放心了。”

    “天鸣大哥,你是不是夸张了点,他能教训了狮心学院那星陨?现在他恐怕有四级高阶的实力了吧?”一旁一个高瘦的少年眉头微皱,看了一眼景辰,又看向欧阳天鸣。

    “怎么?小冷子,你还怀疑我的话?那星陨现在已经达到了四级巅峰,说不定就是这次狮心学员领队之人,你也别小看了这小子。”说着一指景辰,继续说道,“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五级强者,比你们几个还要高上一阶。”

    “什么?!”听到欧阳天鸣的话,周围坐着的几个学员都是一惊,向着景辰投来惊讶的目光。

    “这小子的厉害之处远非你们可以想象,就算是我,都没有把握敢说一定能胜过他。”欧阳天鸣似乎还觉得对几人的惊吓不够,再次投下了一枚重磅zhà dàn。

    “怎么会?”

    “他不是德鲁伊吗?”

    “不可能吧?”

    听到这句话,个人的反应不一,但表现出来的,都是一种怀疑与惊讶。

    “怎么不可能,这小子手段千奇百怪,千万不要被他德鲁伊的职业所迷惑,他那彪悍的战斗风格,连我都自愧不如,如果你们把这小子当成普通的德鲁伊看待,肯定吃大亏。”欧阳天鸣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人,淡淡说道。

    “呃……”

    听他这么一说,几人都是一愣,比欧阳天鸣这个骑士战斗风格还要彪悍的德鲁伊?!这点他们所有人都没想到,毕竟,现在的德鲁伊是被归于法师系职业之内,而法师系职业如魔剑士那种近战的另类职业很是少见,就像战士系职业中,也只有弓箭手适合远程攻击一样。

    “好了,这景辰做这届担纲之人,是莫老的意思,你们别吵了。”院长凌风的声音响起,方才听欧阳天鸣与其他几人说这景辰的时候,凌风的眼底也闪过一丝惊讶,如果真如欧阳天鸣所说,那这景辰的实力足矣傲视整个外院了,毕竟,这外院之中即便是天才学员,也不过是四级巅峰的样子,而那几个五级初阶的,全是辅助系职业,对于这神之脊梁大赛,倒是没太大用处。

    听到凌风院长的话,几人包括欧阳天鸣都是一惊,他们几个在学院少的也呆了五年,而如欧阳天鸣,乌瑟斯等人,已经在这学院呆了六七年,对于凌风上一任的学院院长,他们都是熟悉的,只是没想到,这景辰竟然是老院长推荐之人。

    几人的目光再次看向景辰,眼神中多少都有一些敬畏,连那欧阳天鸣看向景辰的目光,都有了一点变化,老院长,那可是宗师级巅峰强者,半只脚已经迈进了史诗级门槛的人,这景辰竟然能得到他老人家的推荐,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可惜,院长凌风并没有多说,他们也不能去问。

    “天鸣,你来给他们讲讲那神之脊梁大赛吧。”凌风的话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嗯……好,好!”思绪突然被打断,欧阳天鸣一时没反应过来,沉吟了一下,欧阳天鸣缓缓说道,“小乌你们几个都参加过那大赛,我也就不多说了。”接着头一转,看向景辰,“这里的人中,只有你没参加过,所以我给你说说这大赛。”

    “坐下说吧。”凌风对景辰二人道。

    待两人坐下之后,欧阳天鸣继续说道,“这神之脊梁是一处很特殊的地方,只要进入其中,就需要承受各种负面情绪的攻击,无休无止,而每个学院都会派出一个队伍来参加这神之脊梁大赛,当然,我们学院的人数最多,只要想参加的都可以参加,但新生却不可以。”说着又看了看景辰,以新生的身份来参加并担纲这次大赛,景辰或许是宙斯学院成立以来的第一个。

    见欧阳天鸣已经把大概的情况讲给了几人,凌风清了清嗓子,“想必你们也都清楚那神之脊梁的危险,所以,学院不会强迫你们任何人参加这次大赛,完全自愿,如果现在想退出的,我绝不阻拦。”说完,目光平静的从几人身上扫过,其实这其中只有景辰没参加过,其他人虽然不全是上一届的主力,但也是参加过的,对于这些规矩都已明了。

    半晌之后,凌风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没有想退出的,我需要给你们讲一下规则,这次与历届一样,你们与各个学院派来的队伍会被随机传送到那神之脊梁的中心区域,那里远比wài wéi要危险得多,想来你们都懂。我要说的是,这次其他学院来参加大赛的队伍实力都很强,遇到不要硬拼。”

    凌风凝视着面前这些学员,这些无一不是目前宙斯学院的菁英,损失了一个都会给学院以及圣灵帝国带来无可估量的损失,所以,他也不得不再次老生常谈,更何况这一次其他学院的队伍也确实如他所说,实力不是一般的强横。

    “很强?”欧阳天鸣疑惑的看向院长凌风。

    凌风缓缓的点了点头,“很强。”声音中透着凝重。

    听到院长的话,众人都是一阵沉默,凌风院长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手指缓缓的敲击着桌面,其他几人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打断了凌风院长的思绪。

    “景辰,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实力如何,既然连天鸣都说你不错,那想来你是确实很不错了,那神之脊梁大赛之中处处透着凶险,你第一次去,更要多加小心,有时候不光看到的不能相信,连听到的都不能相信,在那里五感经常会被弄得混乱,这点你要留心。”凌风院长突然对景辰说道,因为景辰是第一次去,对于那大赛之地神之脊梁一点都不熟悉,不由得他不多加提醒。

    “嗯,我会的,院长放心。”景辰点了点头应道,心下倒是一惊,虽然莫老也说过,进入那神之脊梁之中,无时无刻都有邪念攻击人的神经,但景辰依旧没想到,会如此严重,竟然到了凌风院长要特殊提醒自己的地步,心下也不由得暗暗加了一丝小心。

    “好啦,今天就到这吧,大赛开始之前,我会让乌瑟斯去召集你们来这里开个碰头会,现在你们回去好好休息,调整好状态。”说着,凌风院长挥了挥手让众人离开,扭头对欧阳天鸣说道,“天鸣,你先留一会。”

    欧阳天鸣微微一愣,旋即点头应道,“嗯,好。”

    景辰随着众人离开了这二十三层,虽然其他学员看向景辰的目光中依旧带着一丝敬畏与好奇,但都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出导师楼,打了声招呼,便各自离去。

    二十三层院长办公室。

    “天鸣,你看那个叫景辰的少年怎么样?”院长凌风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目光看向下方各自离去的景辰几人,眼神紧紧的盯着景辰。

    “很强。”欧阳天鸣答道,顿了顿,继续说道,“比我见过大多数参加神之脊梁大赛的人都强,就算是我,恐怕也不一定能胜过他。”

    “真的?”凌风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惊讶,虽然刚才当着众人的面欧阳天鸣也说过同样的话,但那时凌风并没有往心里去,但现在看来,欧阳天鸣不似玩笑了。

    “嗯。”欧阳天鸣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他拥有自然魔法辅助,又拥有不逊于强攻职业的攻击力,虽然我防御可能要比他略微强上一些,但lùn gōng击力和控制力,我真是自愧不如,而且差得很远。”欧阳天鸣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

    “那景辰有这么厉害?”听到欧阳天鸣如此高的评价,凌风也是一愣,虽然他并不怀疑欧阳天鸣的话,但这一次他给的评价也太高了,而对方只是一个刚入学的新生。

    “院长,你可别小看了那小子,他的实力绝对不只我看到的那么简单,在他与那星陨动手的最后一刻,他使用了一种类似狂化的技能,但那种技能只是增幅他的能力,而不会让他变得神志不清,这是其最可怕的地方,看他的样子,那种状态并不是只能坚持很短的时间,依我看,他可以长时间停留在那种状态,如果真如我猜测的那样,那么他实在太恐怖了。”

    沉吟了一下,欧阳天鸣继续说道,“即便不说这些,那景辰还会一种声波类的攻击技能,这是我以前从来没见识过的,防不胜防。”回忆起景辰一脚踢飞并重伤星陨,欧阳天鸣此刻还心有余悸。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替我向你老师带好。”说完,挥了挥手,目光依旧停留在渐渐走向宿舍区的景辰身上,喃喃道,“真是很让人惊讶的孩子啊。”

    当景辰离开导师楼的时候,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正好景辰也不饿,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宿舍,一进屋子,景辰直奔卧室,关好房门,景辰开口问道,“里老,你看我们?”

    “先看看你那残片吧,这银戒才是你的根本。”一道白光闪过,里奥斯出现在景辰身旁。

    “好。”景辰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那块在附魔师交易大会上买到的残片,缓缓的把其凑到银色戒指附近,可惜竟然没有一丝反应,景辰眉头微皱的看向自己手上的戒子和残片。

    “里老,这是怎么回事?”已经疑惑的问道。

    “上次是利用你的鲜血融合在一起的,恐怕这次……”里奥斯目光扫向景辰的手腕。

    景辰叹息了一声,把两样东西交于里奥斯手中,右手在左手手腕处一划,瞬间鲜血喷涌而出,那鲜血洒在残片之上,那残片仿佛活了一般,散发出淡淡的银芒,而原本没什么反应的银戒,也开始闪耀着一种微弱的银光。

    这次所需要的血远比上次少得多,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那残片与银戒便一齐从里奥斯的手中渐渐升起,里奥斯一挥手,止住了景辰手腕的血,正在这时,只见那残片化为一道银光射入银戒之中,瞬间,屋子内亮起耀眼的光芒,一股沧桑而古老的气息传来,景辰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片古战场,只是这次的时间太短,景辰还没来得及看清四周的情况,只觉得身子一颤,便醒了过来。

    “景辰,你没事吧?”里奥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景辰一睁眼,只见自己竟然躺在了床上,疑惑道,“我怎么到床上来了?”

    “刚才,那银戒融合了残片之后,你便一头栽倒了。”里奥斯眉头紧锁的说道,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景辰失血过多才出现这种晕倒的情况,而这次明显不应该有什么影响,景辰为什么会再一次晕倒呢,这点里奥斯没有说,但也没想明白。

    看到里奥斯那关切的目光,景辰心中一暖,摇了摇头,“您放心,我没事。”

    而见景辰真的没什么事,里奥斯也是松了口气,刚才景辰毫无征兆的摔倒,里奥斯确实被吓了一跳。

    “喏,你看看这个吧。”说着,景辰只见银光一闪,一个入手冰凉的东西已经落在了手中,张开手掌仔细一看,正是自己那银戒,只不过此刻的银戒又略有不同,只见那银戒之上出现了一圈很淡很淡的花纹,那花纹初一看并没有什么,可当景辰仔细看时,却发现无论如何那一圈花纹都很模糊,不管自己如何努力的看,就是看不清,时间久了,突然觉得脑袋一沉,差点再一次倒在床上。

    里奥斯一把扶住景辰,淡淡的问道,“看出来什么不同了么?”

    “这花纹有些诡异。”景辰疑惑道,如果不是这花纹有问题,即便自己看不清,也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反应。

    “嗯。”里奥斯点了点头,继续道,“这花纹似乎并不只是花纹那么简单,只是这玩意连我都看不清楚,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作用,你先带着吧,以后慢慢研究。”

    连里奥斯都弄不懂的东西,景辰自然不会强求,接着抬起头看向里奥斯,“老师,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让那狂野之柱认主,你也该有一把趁手的武器了。”里奥斯淡淡的说道。

    次是利用你的鲜血融合在一起的,恐怕这次……”里奥斯目光扫向景辰的手腕。

    景辰叹息了一声,把两样东西交于里奥斯手中,右手在左手手腕处一划,瞬间鲜血喷涌而出,那鲜血洒在残片之上,那残片仿佛活了一般,散发出淡淡的银芒,而原本没什么反应的银戒,也开始闪耀着一种微弱的银光。

    这次所需要的血远比上次少得多,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那残片与银戒便一齐从里奥斯的手中渐渐升起,里奥斯一挥手,止住了景辰手腕的血,正在这时,只见那残片化为一道银光射入银戒之中,瞬间,屋子内亮起耀眼的光芒,一股沧桑而古老的气息传来,景辰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片古战场,只是这次的时间太短,景辰还没来得及看清四周的情况,只觉得身子一颤,便醒了过来。

    “景辰,你没事吧?”里奥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景辰一睁眼,只见自己竟然躺在了床上,疑惑道,“我怎么到床上来了?”

    “刚才,那银戒融合了残片之后,你便一头栽倒了。”里奥斯眉头紧锁的说道,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景辰失血过多才出现这种晕倒的情况,而这次明显不应该有什么影响,景辰为什么会再一次晕倒呢,这点里奥斯没有说,但也没想明白。

    看到里奥斯那关切的目光,景辰心中一暖,摇了摇头,“您放心,我没事。”

    而见景辰真的没什么事,里奥斯也是松了口气,刚才景辰毫无征兆的摔倒,里奥斯确实被吓了一跳。

    “喏,你看看这个吧。”说着,景辰只见银光一闪,一个入手冰凉的东西已经落在了手中,张开手掌仔细一看,正是自己那银戒,只不过此刻的银戒又略有不同,只见那银戒之上出现了一圈很淡很淡的花纹,那花纹初一看并没有什么,可当景辰仔细看时,却发现无论如何那一圈花纹都很模糊,不管自己如何努力的看,就是看不清,时间久了,突然觉得脑袋一沉,差点再一次倒在床上。

    里奥斯一把扶住景辰,淡淡的问道,“看出来什么不同了么?”

    “这花纹有些诡异。”景辰疑惑道,如果不是这花纹有问题,即便自己看不清,也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反应。

    “嗯。”里奥斯点了点头,继续道,“这花纹似乎并不只是花纹那么简单,只是这玩意连我都看不清楚,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作用,你先带着吧,以后慢慢研究。”

    连里奥斯都弄不懂的东西,景辰自然不会强求,接着抬起头看向里奥斯,“老师,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让那狂野之柱认主,你也该有一把趁手的武器了。”里奥斯淡淡的说道。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