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我是驱魔警察最新章节

作者:秋刀鱼的白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300章 墓地搬空

    徐乐民回到家中,早早布置好了战场,他昨天疲惫了一夜,忙完后竟迷迷糊糊昏睡过去。

    “咕噜噜~”

    五脏庙大叫,肚里没食,闹着徐乐民清醒过来。

    他看了一眼窗外,心中咯噔一声:“天黑了!”快拿起床头柜上的小闹钟,看一眼后徐乐民才松一口气:“还好,还有半个钟头,肯定没事!”

    他放宽了心,左手抓着降魔杵,右手悄悄拉开了卧室门。

    家中一片漆黑,索性借着窗户透进来的月光,能清楚看见房间中摆设家具,不至于撞破头。

    确定了老婆的魂魄没有回来,徐乐民壮着胆子从卧室走出来,垫着脚走到了客厅。

    黑白照片放在电视柜上,照片上的那张脸,笑的依旧温柔。

    徐乐民重新点了香。

    他小声念叨着:“你不来,那就我喊你回来”

    他近日被妻子的鬼魂折磨的精神失常,知道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心中更没有顾忌。

    三个长香燃烧,缕缕青烟随着徐乐民吹一口气,消散于空气中。

    “老婆,这是给你吃的”他冲着黑白照片微笑“如果你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吧~”

    敬上香,徐乐民转身快步走进客房,房门“砰!”一声合上,空气顿时陷入安静。

    秒针一格一格波动,带动着分针上挪。

    咔吧!

    午夜十二点!

    “吱呦~~”听着让人牙酸的门轴转动声传来。

    好像是一阵风将门推开。

    门开了,立即又关上。

    但躲藏在客房内,用监控器监视着房间内所有情况的徐乐民能清楚看到,地板上出现了一个个脚印!

    “来了!”

    他发汗的左手,攥着降魔杵不停打滑。

    脚印停在电视柜前许久,过了几分钟后才重新行动。

    “不对,不是来这里!”徐乐民咬紧了牙,那脚印竟然停在了客房门口。

    吱——

    客房门即将推开!

    徐乐民屏住呼吸,心中祈祷,他可不想现在就被发现,双方硬拼自己手中即便有武器,也是要死路一条的。

    还好,客房门只开了条缝,便自动的关上。

    “呼!!”徐乐民重重吐了口气,双眼紧盯着监控器,看着白脚印推开了门。

    放在卧室梳妆台上的香水漂浮起来。

    滋滋~

    水雾在喷头被压下时喷出。

    一袭红衣,灰白脸的女鬼模样现行在梳妆台前,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现行,拿着香水坐在梳妆台前,欣赏着自己的容貌。

    “好!”徐乐民心中大定,一切都依照他计划进行。

    徐乐民立即拿起手边的电话,按下拨号键。

    叮铃铃——!!

    客厅电话突然响起,坐在梳妆台前的女鬼错不及防被惊吓,腾的站起来。

    也看不见她双腿迈步,整个人就漂浮着朝着客厅去。

    女鬼来到电话前。

    徐乐民恰准了时间,猛的按下电灯按钮。

    客厅内漆黑被头顶落下的玄黄光一扫而光。

    “徐乐民!!!”女鬼凄厉大吼。

    头顶的电灯蒙上了灯罩,此时一开灯,照射出来的八卦阵的亮光,将女鬼镇压住一动不能动!

    蓄势待发的徐乐民单手抓着降魔杵,快冲两步到鬼妻面前,猛的往前一送:“要怪就怪你自己缠着我不放!我想活,你还是魂飞魄散吧!”

    噗嗤!!

    硬刃入肉声。

    徐乐民不敢置信的低下头,他的胸口竟然被一直渗人的白手贯穿,血顺着对方小指,滴滴答答往下淌,连成了一条红线。

    “上次那个女人布阵等我,你真以为还会那么傻?”

    “老婆……”徐乐民艰难的转头看着女鬼,鼻息渐弱,最终倒在地上。

    “你们这对儿奸夫**,我不仅要你死,那个女人也要死!”她转身,穿墙离去。

    ……………………………………………………

    …………………………………………

    “哈欠~”

    林徐成打了个哈欠,放下眼前资料,抬起手轻轻按着眉心,舒缓压力。

    “大蛇王,小巫婆,扫把星,没有一个用得上的”

    拍了拍眼前堆积如山的资料,他有些精神崩溃的瘫在椅子上。

    “一定要把kitty搞过来帮忙,或者招两个文职”他左思右想,所有设想又都被他一人推翻。

    杂务科的特性,就注定了这个部门不可能有太多人,不然还是会出现之前的情况。

    叩叩~

    办公室门轻轻敲响。

    “请进”林徐成正了正衣领。

    门推开,大蛇王说道:“林sir,大鹏湾有两位阿sir,说是想要找你谈一谈案子。”

    “大鹏湾?人呢?”

    “马sir正和他们聊天。”

    “这个马桂彬”林徐成对自己的老搭档越来越看不懂了,现在他成了杂务科负责人,双方自然更难搭档。

    林徐成更没有想法把马桂彬拽进自己的杂务科。

    没有“第六感”的马桂彬,作用不比扫把星强上多少。

    听说马桂彬最近做事也越来越古怪。

    “先等等”

    林徐成在资料中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了来自大鹏湾的资料档案。

    “女尸……想起来了”他拍桌站起来,对着站在门口抠鼻子发呆的大蛇王说道:“让大鹏湾的警官来我办公室……算了,还是我过去吧。”

    “现在杂务科缺人,但是这三个也不如一个顶用。”

    大厅,

    穿着绿警装,快步穿梭的警务人员们汇聚成急流。

    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坐在角落里。

    “林sir,油麻地警署和我们警署还真不一样啊,每个伙计都很忙,不像我们那边,很清闲还有时间喝下午茶。”

    长相英俊,西装敞开的林sir说道:“清闲说明我们治安好!”

    “说的也是”那警员点点头,余光忽的瞥到楼梯上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sir,林sir!”他小跑着到对方面前,敬礼道:“警员2237!林sir,那一晚我们见过的!”

    刚下楼来的林徐成看着冲到自己面前的家伙一愣:“大鹏湾?”

    看到熟脸,让警员2237心中激动:“对!大鹏湾,我今天和我们警署的林……”

    啪~

    一只手伸过来,按着2237的脑袋,将其推到一边。

    林徐成的目光自然被对方吸引。

    对方与他一样喜爱穿一套西装,而且胸口警员证也标注着,督察职,

    两人年纪也相仿。

    “林sir你好,我也姓林,林俊,大鹏湾重案组督察,二把手”

    林俊伸过一只手来,语气中有几分压迫。

    看得出他很不爽林徐成。

    “林徐成”林徐成自报姓名,伸手与对方握手。

    两人目光对撞,隐隐有火花起。

    在旁人眼中,

    两个同样年轻,俊朗,有成就的警察站在一起,让人忍不住的在心中对比,心中都有一杆天平,忍不住的对比双方谁更优秀。

    他们两人自然也在暗中较劲,不同于林俊额头青筋暴起,林徐成一脸微笑。

    最俗套的下马威,比手劲。

    只是林俊选错了对象,任他使多大的力气,林徐成总能提升力量,轻松与其角力。

    “那个,林sir……我们这次来是有事想请你帮忙”警员2237很没眼力劲的打破了气氛:“之前那个女尸运毒的案子,马警司说你的2002特殊部队解决,但是那个案子杳无音信,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又发现了一具运毒女尸,所以……”

    因为警员2237打破气氛,林徐成与林俊二人自然松开了手。

    “这些事我来说,警员2237,自己在一边待着!”

    “……我不是看你们两个握手没动静吗?我们案子很急的。”警员2237还想多解释,但感受着自己顶头上司投来的危险目光,他一缩脖子,干脆的闭上嘴。

    “2002部队已经解散了”

    “什么,那案子呢?”林俊皱眉问道:“已经一个月了,而且不允许我们大鹏湾警署插手,现在你们解散了,案子归谁管?”

    “归我管,这两天我会去大鹏湾,调查这个案子。”

    “你们根本没有那个能力调查这个案子,那个女尸不怕子弹,刀qiāng不入,但是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部分资料,我来这里也只是申请调查令,根本不需要你们2002,更别说你们2002已经解散……”

    “你……?”林徐成看向林俊,摇摇头:“这是我们杂务科的事,你最好不要逾越,不然会丢掉小命的”

    “对对对!”一旁警员2237认同的连连点头:“我亲眼看见……”

    冰冷视线又扫过来,警员2237一缩脖子,乖乖闭上嘴。

    “阿成,你过来看看这个!”

    周发左手捂着胸口窝,右手拿着一沓资料走来。

    “怎么,胸口疼?”

    “不是”周发摇着头停在林徐成身边,他对着林俊两人说道:“其他警署的伙计?不好意思打断你们,我有些事。”

    “没问题,sir!”林俊展现出对待林徐成时完全不同的态度。

    “什么事?”林徐成双眼扫过周发无血色的脸庞,周发见过的诡异场面不少,却很少露出这份表情。

    “看照片”

    “这是?”林徐成接过照片。

    照片是现场收集资料拍下的,一具尸体,胸口像异形钻出来般,被破出了一个大洞,黑白打印的照片,依旧能看感受到现场的那份血腥。

    “我们法医鉴定说,可能有个人用手打穿了他的后背”周发依旧按着胸口,好像是他被破开了胸口。

    周发补充说道:“在尸体内脏,有四根指头戳出的洞!”

    “徐乐民,演员”

    林徐成翻看着资料。

    “你认识?”周发双眼一亮,虽说和林徐成扯上的案子,不是鬼便是妖。

    但迄今为止,只要和林徐成扯上的案子,几乎都破了案。

    “这是我女朋友同一个剧组的演员,徐乐民……难道你不认识?”林徐成拿着资料反问周发。

    “咳咳,我不看戏的嘛,你知道”周发干咳嗽两声缓解尴尬,曾经在警署中,最“落后老土”的就是林徐成,没想到现在竟然被林徐成反问。

    “喂,既然是你认识的人,帮帮忙破案了!”周发搂着林徐成肩膀,小声说道:“如果是人呢,就是我们重案组的事,不是人呢就是你们杂务科,是不是正合适?”

    “杂务科只负责处理干净,不负责破案”林徐成抬手,将周发拦着自己肩膀的手推开:“你忘了我2002部队怎么没的?”

    “好歹告诉兄弟怎么破案嘛”周发左右转头,确定没有人才小声说道。

    “不用破案了,凶手是他老婆”

    “徐乐民的老婆?”周发猛的抬起头:“那个,乌英俊,把徐乐民老婆的资料给我找过来!”

    几分钟后,矮胖的乌英俊拿着资料过来。

    当初码头追踪的几人,除了乌英俊都在升职,尤其是林徐成这位新扎师兄,已经踩在他头顶上,乌英俊心中多少有些不爽:“等我有时间,一定自己破个大案子!”

    “死了一个多月?”周发拿着资料,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林徐成。

    林徐成点头:“没错”

    两人打哑谜,让一旁来自大鹏湾的林俊和警员2237一头雾水。

    “嘶~”周发懊恼的抬手抓着头发。

    哔哔哔——

    林徐成腰间bP机震动,他低下头看了一眼,对着周发点点头后,拿着手提电话离开。

    几分钟后,

    林徐成走回来:“走吧,我能帮你干掉杀人犯,但是有一点要提前说明,报告你来写,而且不要牵扯到杂务科!”

    周发大喜,使劲的点头:“当然!我会照实写,然后交给陈sir!”

    “陈sir……”林徐成嘴角抽搐,周发还真不客气的丢锅,不过只要不是丢给自己他才懒得管。

    “大蛇王,告诉扫把星和小巫婆,让她们带着罗盘去审核资料,然后找kitty帮忙写一份申请,以后不要再把那些东西一股脑的丢给我们。”

    “yes,sir!”大蛇王敬礼,小跑着离开。

    林徐成刚迈开步子要走。

    “等等!”身后传来了林俊的声音:“我们的案子呢?”

    “明后天我必定到,在那之前”林徐成在身上摸索,最后拿出一沓黄符“贴在女尸身上,停尸间记得也要贴。”

    “封建迷信!”

    林俊不屑一哼,转身离去。

    “等等!”警员2237尴尬的冲着林徐成和周发点点头,拔腿追上去。

    刚跑了两步,他又会来,恭敬的将林徐成手中黄符拿走:“抱歉啊林sir,周sir……还有,谢谢符!”

    ……………………………………

    ………………………………

    林徐成与周发坐上车。

    周发系好了安全带,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去哪儿?”

    “墓地!”

    “墓地?”周发虽说心中疑惑,却还是点点头,发动汽车。

    ……

    墓地,

    皮鞋踩在翻新松软的土上,再抬脚时,留下一指深的脚印。

    “这地方怎么回事?”周发大跳着在地上奔跑,留下一个个凹陷下去的脚印。

    “前天晚上,有东西出来过,土被翻新,有了空隙,地面变的松软很正常”林徐成随口解释着。

    “有东西?”周发还没理解林徐成话中的意思,转头一看,就见林徐成平稳走在地上。

    周发再转头看向身后,那如同在泥沼中奔跑留下的脚印,与林徐成轻松状态形成鲜明对比。

    “你那边地面是不是更硬些?”周发费力拔腿出来,快跑两步,朝着林徐成冲过去。

    “别过来!”林徐成立即阻止。

    “哎呦!”

    周发大咧咧的躺在被挖开的棺材坑里,只是棺材已经消失。

    三分钟后,

    艰难从地下将一个人拔出来的林徐成,拍了拍巴掌。

    “这是怎么回事?”周发拍着身上土问。

    “棺材里的那些住户,好像都搬家了”林徐成指着远处,因为刚才周发的动静,掩盖住的坑一个个显露出来。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