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君子有匪最新章节

作者:蓝天白云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六十七章明心

    挺好的。

    关于吃的东西,谁会不喜欢呢?谁都喜欢,自然也包括慕容姝自己在内。

    手中拿着一本美食的食谱,慕容姝心情都变得愉悦了几分。

    下着点心喝茶,翻过一页一页的食谱,看着一道道菜,慕容姝食指大动,突然很想吃烤鸭这是怎么回事,真的,好想吃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

    慕容姝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书里的内容给吸引了过去。

    明珠呀明珠,你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慕容姝不禁在心中感叹道。

    喝过两盏茶,那位去找刘孜的小丫鬟也回来了,慕容姝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将目光移开。

    “回来啦?”淡淡的语气。

    “是。”她点了点头,默默退在一边没有说话。

    两人相对无言,慕容姝也一直是一副神色冷冷的样子。

    这几日,一直呆在这儿也不是办法,她还是得想办法在这里查探一番。

    至于与一开始进府的模样不同的问题,慕容姝不担心。她出身于摘月楼,作为摘月楼中的人,一个杀手,伪装是最基本的素养,不论她外在表现出来的模样有没有什么前后差异,也没有大碍。

    虽然说,扪心自问,慕容姝和明珠,好像都不属于那种十分有杀手天赋的人。

    不过无妨,单纯点儿的人,才能让刘孜不太放在心上。

    入夜,身边的小丫鬟依旧如常守在她身边,慕容姝也不能做什么,除了看书就是看书。

    脑子里一会儿想到的是王奕,一下又变成了远在边关的宁远。

    两个人的影子一直在她的脑中交错着。最后化为边境里的一捧黄沙,入了梦中。

    冷夜,寒风凛冽,吹得漫天黄沙纷纷扬扬,迷了梦中人的眼。

    沙丘之上,一壶浊酒,一只竹萧。

    月上柳梢头,边境里的柳树,不似汴京城中,山清水秀的模样。

    这里只有漫漫黄沙,还有无际的,一眼就看不到头的荒凉。

    在没来到这里以前,宁远从来不知,原来大周的将士就生活在这样的情境之中。生死,于这里而言,从来都不仅仅是儿戏。

    或许早在昨日,你还与他把酒言欢,醉卧沙场,然而不过一会儿。没有一天,只是下一秒,同行的人都有可能身首异处。

    一个人的本领,在数不清的边境大军面前,真的太渺小了,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宁远以前是骄傲的,身出名门,自在风流,这天下间,能入了他眼的人,不过寥寥数人,能与他比肩之人,心仪之人,不过一人,慕容姝尔。

    壶中酒苦涩,宁愿掂了掂里面的分量。心道,看来得省着点儿喝了。

    阿姝啊,这几日在江阳,你可还好,江阳风景甚美,应当也还好吧!

    昨夜宁王寄来了书信,只告诉自己,慕容姝原来早随着王奕一起下了江阳城。

    听父亲写信的语气,看样子气的不轻。

    宁远唯一在意的,不过是慕容姝到了江阳以后可还安好。她们所行之事可有危险。

    “王奕他应该能顾好你吧!”

    一声悲凉的哀叹响彻于漫漫黄沙之中。

    王奕,想到王奕,宁远苦笑一声。

    王奕,他应当是能护住阿姝的吧!如今的阿姝,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了,自己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守好这山河,守好她们共同的大周。

    想着,宁远拍了拍身上的尘沙,自沙丘上起身。

    曾经金尊玉贵的宁王世子,锦衣踏长街的宁远,早已慢慢掩埋在风沙当中,如今只剩下了今天这个,塞外从军的少年郎。每日生死不知的活着,为将士,为大周!

    “将军,北狄夜袭军营,还请将军快去看看。”

    宁远刚把酒壶收了,就连军营里的一将士跑了过来,朝他禀报说道。

    “好,速速吹响号角,备战!”

    “诺!”

    不等小将回头,就见宁远已经拿了他的一杆长枪,冲出了军营。

    又是一战,阿姝,等我啊,等我还一个海晏河清的大周天下给你看。

    想着,宁远的身影聊聊模糊。

    八百里号角连营,满地狼烟之间,血色模糊了双眼。

    “阿远!”

    慕容姝惊叫着从睡梦中起身,头发已被汗水浸湿了大半,只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

    “姑娘,可是做噩梦了?”

    慕容姝刚醒,就见刘孜派过来的小丫鬟已经走上前来,向她问道。

    “无事。”

    理智慢慢回笼,慕容姝摇了摇头。

    “没事,你去给我端杯水吧!”

    梦中场景太过真实,她望见的,是宁远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模样。

    阿远,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啊!一定要啊!

    宁远是宁王唯一的儿子,再怎么说,宁王也一定会护住他的,而且宁远本来就有武艺在身,可在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一定没事的,他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的。

    慕容姝这般一直在心里不断安慰着自己,这才觉得心中稍稍放心了一些。

    “什么时辰了?”

    从小丫鬟手中接过水,慕容姝看一眼外面渐明的天色,不禁问道。

    “回姑娘,刚过卯时。”

    小丫鬟回道。

    梦中醒来慕容姝已经没了睡意,此刻听到说卯时了,索性便把被子一掀,起了身。

    “姑娘不要再休息一会儿吗?”

    “不了。”难为这小丫鬟还能和自己说这么多,慕容姝也不再是冷淡的语气。

    “那我这就去为姑娘打水净面。”

    小丫鬟退了下去,慕容姝起身穿上外衫,将窗户推开。

    晚间的冷风一下吹了进来,拂了慕容姝满脸。

    好冷。

    舒服的日子过得久了,慕容姝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早起过了。此刻见外面天色已经微凉,只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姑娘,水已经打好了。”

    小丫鬟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慕容姝也从窗前走了过去,结果小丫鬟手中净面的巾帕,试了试温度。

    净了面,随意梳了一个松松的发髻,慕容姝拿了自己本来挂在墙上的剑走了出去。

    这是几日前她见梨园中有许多剑,想来是刘孜原来给明珠【书包网5200小说 TxShuLou.Cc】准备的,慕容姝便随意挑了一把出来。

    慕容姝走出时,身后的小丫鬟也跟了上来。

    慕容姝认真的大量了一眼身后的小丫鬟,最后问道:“可会弹琴?”

    “会。”小丫鬟弱弱说道。

    “那为我弹上一曲战台风如何?”慕容姝看向小丫鬟,认真的问道。

    “可以。”小丫鬟点了点头。

    虽然不清楚慕容姝为什么突然就要让自己弹琴,还是战台风,可小丫鬟能感受得出来,现在的慕容姝,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

    可是和刚才的梦有关?而自己,要不要禀报给公子?

    “开始吧!”

    话音刚落,就见慕容姝手中挽起了一个漂亮的剑花。

    只可惜此刻梨园之中没有盛开的梨花。早春已过,如今正是初夏,树木苍密之际。

    只见花舞蹁跹之间,素衣的女子在树影下执剑挥舞,剑锋如果之处,枝影摇曳。

    琴声急急,剑影飞快,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曲罢,剑停,慕容姝舞得酣畅淋漓。

    舞完收剑,慕容姝看一眼指尖还在琴弦上搭着的小丫鬟,有些差异:“你的琴弹得很好。”

    “谢姑娘夸奖,姑娘的剑,也舞得很好。”

    小丫鬟回道,她很少见到有女子,可以把一手剑术舞得这样好,仿佛让她看到了兵戈杀伐之气。

    公孙大娘舞剑的恢宏,原来并不仅仅止于传闻当中。

    慕容姝这是突然很想找一个人来说说话,也不想理会这人是不是刘孜派过来监视她的了。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姝走近了小丫鬟,蹲了身子与她坐到一处,将手中剑放在一边。

    “回姑娘,我叫明心。”

    小丫鬟回道,感受到慕容姝突然的亲近,虽有些惊讶,却没有起身。

    她看得出,现在的慕容姝似乎很难过,只是她为何难过,就是自己不得知的了。

    “你琴弹得这样好,是因和进的江阳王府?”慕容姝问道。

    琴心看人心,能将战台风弹得这样好的姑娘,怎么会到江阳王府里当了一个下人。

    “我父亲是江阳王府的下人,我自然也就是了。”

    明心唯有凝滞,最后以浑不在意的语气继续说道:“公子她见我我习武的天赋,就把我选入了暗阁教我武艺,之后……”

    “之后如何?”慕容姝看着眼前的明心,见她欲言又止。

    “之后啊,当然就是被派到了明珠姑娘身边,如同现在监视姑娘一般的,也监视明珠姑娘啊!”

    明心的语气渐渐变得有些自嘲,嘴角也泛起一丝苦笑,稍纵即逝。

    慕容姝正准备细看,就连明心已经马上回复了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你以前认识明珠?”

    慕容姝语气转得惊喜。

    “是啊,明珠姑娘在江阳王府的三年,都是我守着她,陪着她的。”

    说到这儿,明心的语气渐渐转变为怀念。

    “就连明心这个名字,也是明珠姑娘给我取的,她说我心向明月,星河照月明,所以给了我明心这个名字。

    而我,很喜欢。

    所以说,慕姑娘,你说明珠姑娘她真的会回来吗?”

    说完,慕容姝只感觉明珠看向自己的目光里也充满了期待。(未完待续)

    <script>bdshare;</script>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